您当前位置>首页>新闻资讯

澳大利亚部长鼓动企业采取“中国+”战略,专家:无知且疯狂

发布时间:2021/9/8 15:27:32游览量:124次

【环球时报驻澳大利亚特约记者 达乔 】 澳大利亚国库部长弗赖登伯格6日在一场活动上发表演讲,敦促澳大利亚企业为澳中关系持续紧张做准备,采取他所谓的“中国+”国际市场多元化策略,减少对中国的依赖。他同时称,澳大利亚经济具有相当的韧性,中国的“经济胁迫”对澳经济整体造成的冲击“相对轻微”,“这或许出乎很多人的意料”。这一演讲被媒体解读为澳政府将“加码对抗中国”。澳大利亚《金融评论报》6日发表评论文章,对弗赖登伯格的“高谈阔论”提出警示:“一个对中国不那么依赖的澳大利亚,也有不那么繁荣的风险。”俄罗斯卫星通讯社6日引述对俄专家的采访说,“呼吁国家经济多元化很容易,但在实践中很难办到,有时甚至是不可能的”,“澳大利亚消除对华贸易的政治障碍,比实现经济多元化更容易”。

  弗赖登伯格6日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克劳福德领导力论坛上发表主旨演讲。他称,世界形势已发生根本性变化,即“战略竞争的回归”,“在许多方面,澳大利亚处于这场战略竞争的前沿”。他接着称,全球经济权重近几十年来发生重大转变,“被中国的重新崛起及其快速增长的经济权重所定义”。“中国使 8 亿多人摆脱贫困,并为全球经济增长和繁荣做出了重大贡献。但最近,它也被另一个功能定义:一个更加自信和独断的中国。”他称,现在中国是近 130 个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。“这种经济权重、全球一体化和自信的结合,给世界上许多国家带来了新的重大挑战。澳大利亚也不例外”,“事实上,澳大利亚比大多数其他国家面临的压力更大。”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(CNN)称,弗赖登伯格指责中国试图通过行动对澳施加“政治压力”,这是堪培拉对近一年中澳争端的最强烈评论。

  国库部长本应是澳大利亚的首席经济管家,但弗赖登伯格的演讲风格被认为类似于澳国内的“安全鹰派”。《金融评论报》6日称,弗赖登伯格说,中国是澳最大的贸易伙伴,占澳对外贸易的30%以上。“然而中国近期试图瞄准澳大利亚经济,这已经不是秘密”,他列举中国过去一年对澳部分产品对华出口采取的限制措施,包括葡萄酒、海鲜、大麦和煤炭等,但“我们坚定不移地捍卫我们的主权和核心价值观”。

  在此基础上,弗赖登伯格宣布了所谓在“战略竞争新时代”应对中国“经济胁迫”的计划。上周发布的澳大利亚今年第2季度贸易数据成为他“炫耀”的资本。在截至6月的3个月中,澳对华出口下降了54亿澳元(约合260亿元人民币),同期澳对其他市场的出口增加44亿澳元,部分抵消了对华出口的损失。弗赖登伯格以此称“我们的经济被证明具有非凡的韧性”。《澳大利亚人报》称,弗赖登伯格警告受益于澳中贸易繁荣的澳企业应考虑制订备用计划,他敦促澳大利亚企业采取“中国+”战略,将出口转向其他澳主要贸易伙伴,如美国和日本。

  澳大利亚新闻网6日称,弗赖登伯格的演讲是近期澳官员有关中国政策“最直接”的演讲。对于弗赖登伯格淡化对华贸易额骤降的不利局面,澳反对党工党议员、影子内阁国库部长查莫斯在接受9News采访时表示,澳上周出炉的今年第2季度GDP增长率降至0.7%,“这还是本轮疫情悉尼和墨尔本‘封锁’前的数据,接下来的情况肯定会更糟。”出口乏力,尤其是对华出口的大幅减少,被认为是澳经济形势恶化的主要原因。除了疫情影响,另一个风险来自铁矿石价格近期的暴跌。经过一年的价格暴涨,澳大利亚对华出口额最大的铁矿石产品价格已从5月份的峰值下跌约40%。

  这也不是澳官员首次吹捧“经济韧性论”。彭博社近日发文称,受到中国惩罚后,澳大利亚经济表现出的一些韧性令某些人士宣称获胜。“但这种话可能说得太早了。”铁矿石价格的暴跌、中国需求的减少、澳大利亚在中国的名声一落千丈、中国留学生赴澳意愿降低,“澳经济将很快看到贸易顺风逐渐消失”。

  《金融评论报》6日发表评论称,从20世纪80年代以来,澳大利亚经历的数十年经济繁荣得益于自由贸易、全球化和中国的崛起。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和2020年新冠疫情危机中,都是来自中国的铁矿石进口支撑了澳大利亚经济。文章对弗赖登伯格的演讲内容提出警示:“一个对中国不那么依赖的澳大利亚,也有不那么繁荣的风险。”“被迫的贸易多元化将导致一些不可避免的成本和中国红利的萎缩。”

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6日引述对俄战略问题研究所专家米哈伊尔·别列亚耶夫的采访说,“改变澳大利亚的贸易流将非常困难。澳大利亚是一个经济发达的国家,但在当今国际竞争中,要推广一些新的产业,找到并占领新的细分市场,难度极大。”“尤其是在后疫情时期,世界经济动力疲软,这至少在5年内是不可能完成的”。他提醒说,现在世界越来越多地将中国视为全球经济的火车头。面对这种情况,重要的不是寻找中国市场的替代品,而是寻找在其中立足的方法。

  “这俨然是一份鼓吹脱钩的宣战书。”报道引述对中国澳大利亚研究会会长、华东师范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主任陈弘的书面采访说,弗赖登伯格的演说对当下国际现实和澳中关系做出了严重的误判,其言论中听不到理性的手段。他的观点显然与澳大利亚商界的利益相矛盾。“从目前来看,在对华政策上,澳方几乎没有意愿回归理性,那就让它承担无知与疯狂的代价吧。”

上一篇:没有了 返回列表 下一篇:【校企合作】泰安网商协会与泰山职业技术学院签订合作协议

泰山创谷
客服微信 : taishanchuangu
客服电话 : 0538-5073088

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

周一至周六 9:00~17:00

非工作时间,请您微信留言,我们会及时回复

返回顶部